欢迎您访问金口河区人民政府门户网站  今天是:
官方微博 | 简体 | 繁體
《大河奇峡——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》导读
发布日期:2022-04-18   信息来源:中国旅游出版社  【字号:
分享到: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

这是一本关于一条河和一段峡的书。山外观山,峡外观峡,一曲大河奔流之声成了立体多音部的交响曲,长久的时间感,开阔的空间感,海量的信息,为欣赏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之美提供了多方面的信息源。

本书全面展示了位于乐山市金口河区、雅安市汉源县、凉山彝族自治州甘洛县的接壤处的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的美。公园北以乐西公路为限,南以大渡河为界,形如一顶皇冠。大渡河峡谷长26公里,最大谷深达2646米,最窄处谷宽仅70米,其连续完整的峡谷长度和险峻壮丽程度世所罕见。长达10亿年的地史演化,从古老的基底岩石,到坚硬的峨眉山玄武岩盖顶,地壳抬升、河流下切,使这里发育出峡谷深切、支沟纵横、桌山兀立的地形地貌,它们与气候、生物共同组成了奥妙无穷而又神奇瑰丽的自然地质景观。

1

一条峡谷,两个老外,一群地质工作者,

一个国家地质公园的硬核与壮阔

21世纪初横空出世的大渡河峡谷,其实早在100多年前就有西方探险家和自然科学家进入,1878年美国探险家贝伯尔就曾登顶大渡河峡谷北岸的大瓦山。在他的指引下,英国探险家、植物学家威尔逊也在1903年登上大瓦山。2001年,该峡谷在地质学家骆耀南和范晓先生的主持下,开始了系统调查和研究。2001年,国土资源部批准其为国家地质公园。2005年,在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杂志开展的“选美中国”活动中,大渡河峡谷成为中国最美的十大峡谷之一。而屹立于大渡河畔的大瓦山,是由二叠系峨眉山玄武岩为顶盖的桌状山,与瓦屋山、峨眉山遥相呼应,是中国最著名的桌状山群。

2

一条蜿蜒的河,一条委屈的河,

更是一条非渡不可的河

“大渡河”一词来源于“大渡水”或“大度水”,但西汉时期编撰的《汉书·地理志》中,大渡水指的是青衣水,也就是青衣江。从河源学角度,无论是从长度,流量,还是流域面积,大渡河都要比发育于岷山南麓的岷江更有资格成为岷江的正源。山脉横亘,大河纵流,在空间上客观地形成屏障,阻隔了人类族群之间的流动,文明的传播,造成文化之间隔阂和差异,甚至因此产生文明之间激烈冲突。就连李白也发出“公无渡河苦渡之。虎可搏,河难凭”的哀叹。一条考验勇气的河,一条非渡不可的河,既然非渡不可,苦渡又如何?

3

科罗拉多,雅鲁藏布,太行幽峡PK大渡河峡谷,我们该如何欣赏她的美

地质学家骆耀南生前常常把科罗拉多大峡谷和大渡河峡谷挂在嘴边,讲得最多的一句话是:他们是红色峡谷,我们是绿色峡谷。顺主峡谷,景观以线性的方式逐一打开,视野受到极大限制,视线基本向上,景观也以特定的角度和顺序被界定。殊不知峡谷的底部、中部和顶部,是深切峡谷呈现出来的多视觉观景,在这样的塔状竖向空间,对各部分的直观感知,才是真正意义上对大峡谷大美之景的饱览和对大自然的亲近。

4

天梯上的古路村,彩墨顺河,

轿顶山的日出,峡外看峡有多精彩

原始古村落的与世隔绝和“天梯”的挂壁之险,是古路村人难以抹去的记忆和乡愁。一直以来,村民们依靠双手,顺着几乎垂直的陡岩和树藤与外界保持着往来。曾经的血雨腥风、号角鼙鼓在大渡河及大峡谷中早已了无痕迹,哪怕是在有可能深藏更多秘密又曾经长期与世隔绝的这些古老村庄。走进顺河村,眼前豁然一亮,在这深山之中,竟“藏”有如此美丽的山乡村寨,让人不禁想起陶渊明笔下的《桃花源》。

5

死亡之岭,魔鬼住所,蒋介石六道手谕,

一米路桥一米魂的乐西公路

1938年6月,蒋介石发出第一道指令:“乐西公路必须迅速完成。”之后,蒋介石连续6次口谕、手谕督促工期。乐西公路有“一米路桥一米魂”之称。据不完全统计:乐西公路筑路死亡人数达4千余人,平均每公里便有8人献出宝贵生命。而死亡最多的路段,主要集中在蓑衣岭和岩窝沟,因此可以说穿越大渡河峡谷的这一段,又是乐西公路中的难中之难。

6

贝伯尔的诱惑,威尔逊的赞美,大瓦山的传奇,中国的桌状山群在这里

贝伯尔第一眼见到大瓦山时,便被惊呆了,他称大瓦山为“世界最具魔力的天然公园”。1903年6月,威尔逊开始了他的瓦山之行。在此之前,他已经在峨眉山的山顶上眺望过这座与众不同的山。他在《瓦山和瓦山植物》一文中写道:“从峨眉山顶望去,瓦山像一只巨大的诺亚方舟,船舷高耸在云海之中。”

7

多层蛋糕,2.6亿年前火山喷发,

河流切开的秘密,跨越10亿年的地球故事

不同时代,不同物质成份的地层岩石,就像不同原料,不同色彩,不同口味蛋糕层。它它层层叠叠堆垒在一起,从山巅到峡谷。大渡河及其支流就像一把切刀,将这块蛋糕从上往下切开,分割成无数小块。沿着这些河流切割的峡谷,不仅可以欣赏到大渡河大峡谷的雄奇壮美,还可以在不同高度,不同段落,阅读这里跨越10亿年的地球历史。大渡河就像一把手术刀,在水滴石穿的光阴中将层层叠叠的岩层切开,形成峡谷。通过峡谷,有关地球形成与演化的秘密便清晰而完整地呈现在我们眼前。

8

笮都夷地,新旧石器遗址,南丝之路,

茶马古道,藏彝走廊从这里延伸到远方

在中华“民族走廊”大背景下的大渡河,古蜀文明与部族文明、中原文化与南昭(大理)文化、汉文化与藏彝文化融汇的密码,存在于这里的崇山峻岭、深沟险壑之中,或者一直都隐藏在那些高悬于峡谷绝壁之上的“天梯人家”和“悬崖村”里,给人以不尽的好奇和无穷的诱惑。

关于作者

本书主要编创者均来自于四川省地矿局,李忠东、周江陵、邹蓉,均为长期从事旅游地质研究的地质工作者和地学爱好者,同时他们又兼具作家和摄影爱好者的身份。这是他们继2015年创作《四川省地质公园科普读物世界地质公园卷(上、下)》之后的再次合作。

李忠东,旅游地质专家,中国国家地理特约作者,地质科普公众号“侠客地理”创建者。已出版《香巴拉之魂——秘境稻城》《天下四川——四川好玩最指南》《四川省地质公园科普读物世界地质公园卷(上、下)》《大地绽放的景观群——新疆地质遗迹》等著作。

周江陵,地质系统资深宣传工作者。已出版《四川省地质公园科普读物世界地质公园卷(上、下)》《藏奇纳胜,聚美兴文——文世界地质公园》等书。

邹蓉,作家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出版长篇小说《飘来飘去11月》、短篇小说集《纸花》等。

本书汇集了多名优秀摄影师的作品,杨建是资深摄影师,作品多次参加国际国内摄影大赛并获奖,而薛康、张黄荣、李国斌、李加亮、袁杰、何为、封诚民、戈镇洲、张庆等,他们精美的图片为本书增色不少。值得一提的是本书的插图作者周箬萱,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。

刘兴诗先生在本书的序中,将这群人称之后“大自然的记录者”,他说:“在所有(大自然)记录者中,有一类人更值得尊重,这就自然科学工作者。他们运用科学思想、科学精神、科学方法对待每一处山水,他们跋山涉水不仅仅是因为大自然的美,更因为大自然蕴藏着科学的内涵和真理……所以,我们应当感谢那些‘记录者’和‘整理者’。”

编者的话

《大河奇峡——四川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》这本书,出版周期有点长。从选题的立项到出版,前前后后用了近一年的时间。在这段时间反复与几位作者的密切沟通中,我深切地感受到了几位作者的专业态度与敬业精神。图书从文字到图片,从设计风格到印刷纸张,每一处细节尽量做到精益求精。旅游地学是科学与美学的完美结合,是记述地球之美,记录沧海桑田之变的好形式,本书充分体现了大渡河峡谷所蕴含的自然之美和人文精神之美,开辟了地理学意义上系统观察自然、描述自然的新方向。这本书是我们在旅游地学方面的探索之作,今后,还会推出这一系列的作品,把地学知识以美的形式带给大家一直是我们的奋斗目标,希望大家喜欢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主办:乐山市金口河区人民政府办公室
电话:(0833)2711146 传真:(0833)2711165 旅游咨询电话:2711985
网站标识码:5111130003 蜀ICP备07001422号

川公网安备 51111302000101号